当前所在地: 主页 > 每日高新 >机器能否思考? (占飞) >

机器能否思考? (占飞)


2020-07-17


机器能否思考? (占飞)

电影《解码游戏》中有提及到「图灵测试」。(剧照)

看过电影《解码游戏》,相信都知道「图灵测试」是什幺一回事。测试者独自一人用电脑跟对方文字交谈。交谈的对象在另一个房间内,其一是真人,另一是电脑,即现称聊天机械人(Chatbot)。图灵旨在测试:经过一段长时间的交谈,测试者能否分辨出谁是真人、谁是机械人。

英国电脑科学家阿伦图灵(Alan Turing)在1950年的〈论计算机器与智力〉(On Computing Machinery and Intelligence)论文中试图解答一个问题:「机器能否思考?」当时,还未有计算机或电脑这个名称,图灵只能称之为计算机器。图灵认为:假若测试者分辨不出跟他文字交谈的是真人或电脑,那便等于:机器会思考。

假若图灵今天仍在世,恐怕他不会那幺轻易就承认机器会思考。人类的思考是相当複杂的,计算是思考,逻辑思维和推理也是思考,归纳事物的模式亦是思考,今时今日的电脑肯定可作上述三类思考。电脑下棋可以击败棋王,因精于计算和逻辑思维。电脑可以处理庞大的数据,从中归纳出模式,是人类无法企及的。

图灵测试

电脑的计算能力远远在人类之上,而且人类会犯错,电脑不会出错。正如心理学家康纳曼(Daniel Kahneman)及其他认知科学家指出:人类有许多预设(Default)的认知方式(包括偏差),电脑没有人类的认知偏差,纯按「理性选择理论」(Rational Choice Theory)去「思考」。

问题是,人类的决定或行动往往不是「理性选择」,电脑便难以準确地预测到人类的行为。

另一方面,人类会联想,电脑是不会像牛顿般见苹果跌下而联想到万有引力的。人类有直觉,有「第六感」,电脑没有直觉,那联想和直觉算不算思考呢?人类有「常识」(Common Sense),电脑肯定没有,而「常识」不只範围宽、广且模糊,并随时代而变,难以界定。有时候,骂人没有「常识」,要详细解释被骂者怎样没有「常识」,未必做得到。比如色情,人可以凭「常识」分别出,但要程式员「教懂」电脑分辨何谓色情,恐怕会无功而回。「面孔辨认」的软件可以认人(暂时仍不是100%準确),但难以辨认到人的内心情绪。人却一眼看出他人──尤其是亲人、朋友及相识──的喜怒哀乐。

机器能否思考? (占飞)

「图灵测试」不只用以解答「机器能否思考」的问题,还帮助电脑科学家设计能够思考的电脑。 (剧照)

「图灵测试」不只用以解答「机器能否思考」的问题,还帮助电脑科学家设计能够思考的电脑。现时,许多电脑科学家专注于设计类似人的电脑,以及受人类接受和欢迎的电脑,皆是为了迎合商业的需要。电脑像人,消费者才愿意使用,不致排斥抗拒。孤单寂寞人,电脑能跟他/她愉快交谈,他/她才会买聊天机械人,否则何不养一头狗或猫?

许多人不喜欢跟电脑下棋或玩博弈游戏,正因电脑下棋太快,你费煞思量,刚下了一步棋,电脑不用半秒立即回应,你立即要花脑筋想下一步,毫无时间「回气」。跟真人下棋,对方总要思考一下才回应,此时你大可「回气」。你下了一步妙着,令对手皱眉苦思,这正是下棋最大的乐趣。跟电脑下棋,便难有同样的满足。

「图灵测试」另一个贡献就是,产生「反转图灵测试」(Reverse Turing Test)。前者纯测试人,后者既可以测试人,也可以测试电脑能否分辨出真人和电脑。测试方式不变。程式员和骇客最喜欢玩这个测试。

去人性化

美国宾州维拿诺华大学(Villanova University)法学教授费烈曼(Brett Frischmann)和纽约洛车士打科技中心的哲学讲师施令格(Evan Selinger)在合着的《重建人性》(Re-Engineering Humanity)一书中表示:「反转图灵测试」比原来的「图灵测试」更重要,事关现时有不少批评数码科技温水煮蛙的「去人性化」(Dehumanizing)。

所谓「去人性化」意思是:随着社会和生活环境愈来愈多使用数码科技,生产和工作已愈来愈机械化和数码化,一般人教育、娱乐、沟通……为了适应数码科技,愈来愈失去「人性」的特质,现代人愈来愈像副机器。可是,至今并没有任何科学的标準可以测量「去人性化」。

费烈曼提出以「反转图灵测试」量度人类交谈和沟通,和电脑的分别是否愈来愈小。差别愈小,即表示「去人性化」程度愈高。事实上,今天有不少人已经不像人,而像副机器。

更多占飞文章:现实不似预期 机械人被炒科幻戏言 都到眼前最怕AI抢饭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