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地: 主页 > 天地定义 >董总播放325录像‧三画面魏家祥进出会场 >

董总播放325录像‧三画面魏家祥进出会场


2020-08-02


董总播放325录像‧三画面魏家祥进出会场(雪兰莪.加影31日讯)根据董总週六播放的“325华教救亡运动”大会的录影画面,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在步入会场及準备就座时,的确有一名黄衣公众于近距离向他比手势喝倒彩,但其手臂很快便被一旁的警察挥走,未能清楚分辨是否真的触碰到魏家祥。董总在董教总行政大楼进行的“325录像观赏会”,只开放给媒体鉴赏。这些3月25日当天在大会现场的录影,是由6架摄录机拍下。公众手臂越过警察在媒体的要求下,董总重点播出魏家祥进出会场的画面。这3个重点画面分别是魏家祥步入草场、抵达台前準备就座,以及离开会场。画面显示,魏家祥抵达董总后,在警察及董总纠察队的包围下步入草场,当时现场气氛热烈,喝倒彩的声音如雷贯耳。许多与会公众包围着他,向他比出拇指向下的手势。这画面的拍摄角度是魏家祥的右脸颊方位,他当时从左边走进草场,準备走向右边的台前。途中,一名站在警察后方的黄衣公众出现在魏家祥的左边,伸出其右手比出中指的侮辱性动作。这名公众的手臂越过前面的警察,伸到魏家祥的左脸前方,不断上下挥舞中指。不稍3秒,前面的警察便把他的手臂挥走。由于过程短暂,且画面因人潮众多而杂乱,并未能清楚看见他的中指是否有触碰到魏家祥的脸。随后,画面显示,魏家祥受惊,并回头查看究竟,跟着他仍是直走且不断摇头,接着便一脸无奈地用左手抚摸左脸颊。第二阶段的影像显示摄魏家祥已走到台前,这台前的影像具有两个角度拍摄的画面。第一个画面的角度是演讲台在左边,而嘉宾席在右边。当时,魏家祥走向右边的嘉宾席準备就座,这时他被许多摄影记者包围拍摄,以及许多穿着红T恤的公众包围向他喝倒彩。但这角度因为有太多人包围魏家祥,因而没有拍到是否有人攻击他。第二个画面的角度是对正演讲台前,因此这是正面拍到魏家祥走来嘉宾席準备就座。在魏家祥的座位后面有一些人站着,突然看见一名黄衣男子从画面的左边进入,他快速走到魏家祥的座位后面,面对着魏家祥伸出手臂挥动。无法看见黄衣男手势由于画面的角度只能看见黄衣男子的背部,无法清楚看见他的手势。但当时他的确非常靠近魏家祥,身边的纠察队员和出席者纷纷阻止他,并将他拉向一旁安抚他冷静。第三阶段的影像是拍摄魏家祥準备离开会场,画面角度是从草场边的楼梯处拍摄,正面拍摄魏家祥从台前走上楼梯,然后左转直走,经过行政楼及停车场往大门的出口。在这过程中,魏家祥由警察及纠察队护送外出,他被群众团团包围,身边响起高喊“下台”的呼喊声。画面是正面拍摄魏家祥的脸庞,当魏家祥走到行政楼时,一份报纸从后腾空飞向他,击中他头部后,滑落在他身上。魏家祥被这份“突然飞来”的报纸吓到,用手摸摸后脑勺。这时魏家祥的右边(画面的左边)出现一阵骚动,民众似乎向前对他推挤,导致魏家祥及身边的警察都举起手阻挡。魏家祥继续向前走,第二份报纸接踵而来,飞向他右边滑落,没有击中他。上传官网非针对魏家祥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指出,董总早已计划在“325华教救亡运动”后,将活动场面上传到董总官网,因此这次公开录影并非特别针对魏家祥,也非欲对魏家祥疑似被打事件作出回应。他说,“325华教救亡运动”是华教斗争史上的一环,因此董总在筹划这场活动后,早已计划将录影上载到官网。疑似打人事件的发生则是意料之外,并非董总要上传录影的主因。“我们不是要节外生枝,这事是意料之外,我们不是针对魏家祥。而且,在325大会后,媒体一直要求我们公开画面,所以我们应媒体的要求特别进行观赏会。”邹寿汉是于週六在观赏会上询及董总播出这些录影是否针对魏家祥时,作出如此回应。他说,董总週五才获得这些录影,随即便于週六举办媒体观赏会,因此所有画面都是真实的现场画面,没有经过修饰。画面没经过修饰他说,董总不会针对魏家祥疑似被打的事件作出回应,一切让人们通过这些画面自我判断。同时,如果警方需要董总提供这些画面协助调查,董总将给予充份合作。他透露,这些录影预料会于下週上传到董总官网。另外,邹寿汉指出,董总在“325华教救亡运动”大会后曾召开检讨会议,所有参与的工作人员,包括护送魏家祥进出场的纠察队员,都表示没有看到魏家祥被打。“我们不想再扩大这件事,董总至今都没有接到魏家祥的投诉,包括在现场我和他握手时,他也没有向我作出投诉,也没向坐在他身边的主席叶新田投诉。”他说,董总是随后听说魏家祥召开记者会,声称疑似被打后才得知消息,令他们感到愕然,向参与的工作人员查问。圆桌会议要求解师荒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说,董总将于4月2日与教育部进行的圆桌会议上提出“325华教救亡运动”达致的4项提案,要求教育部就师资短缺问题作出调整及解决。他说,师资短缺问题仍有许多技术性问题有待解决,因此希望在圆桌会议上详细商谈。他说,董总不会对圆桌会议的结果抱有预测,毕竟一切都需要商量后才知结论如何。由于邹寿汉提及董总不排除再举行抗议大会,但他否认董总这些动作是因为大选的即将举行而加紧争取政府的注目。他说,师资短缺课题已多年无法解决,董总早已準备提出诉求。“我们举办活动时,不知道甚幺时候大选,这活动不是为了大选而举行。”对有政治领袖认为董总不应该举行“325华教救亡大会”,因为撤走不谙华语的教师并不符合“一个马来西亚精神”,邹寿汉说,“一个马来西亚精神”提倡的是多元包容精神,因此在这精神下应该公平对待各族母语教育,让孩子掌握母语之余,也学习国语。“我们谈的是教育,而不是种族。我们的出发点是如何促进学习,让孩子更良好地学习语言。”325华教救亡运动通过4项提案1)严正呼吁政府检讨教育法令,实施多元化教育政策,确保各源流学校地位平等,享有公平合理的对待,保障各源流学校的生存和发展。2)吁请教育部,马上调走今年新学年开学时被派到华小执教的不具华文资格教师,包括马来文和英文教师,并把从华小调走的具有华文资格的教师调回到华小服务。3)吁请教育部为那些不是主修马来文或英文,但却已经在华小教导马来文或英文至少3年,而且具有华文资格的教师,举办教师在职特别培训课程,以让他们同时也具有教导马来文或英文科专业资格。4)吁请教育部恢复以华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华小师资培训制度,设立师範课程华小组和制订妥善方案,来培训华小所需要的师资,必须把具备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华文优等的资格列为申请条件,以符合华小以华语华文作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需求。【热点新闻:325华教救亡大会】‧2012.04.0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