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地: 主页 > 报道之美 >15岁辍学投入美容业帮补家用刘俞讌勤学30年当马首席彩妆师 >

15岁辍学投入美容业帮补家用刘俞讌勤学30年当马首席彩妆师


2020-06-04


15岁辍学投入美容业帮补家用刘俞讌勤学30年当马首席彩妆师时尚究竟要怎幺追?刘俞讌自小就整个人散发潮流教主的味道,当时没有网络,一般人只靠流行杂誌探测最新的流行趋势。十来岁的她没有多余的钱买杂誌,仅仅靠着班上经济能力尚好的同学所携带的杂誌认识时尚。当代红星在报章和电视上的造型,也就是当时的流行趋势。中学时期,最流行的女星是玉女周慧敏,淡淡的妆扮令她看起来恍如邻家女孩。1985年,梅艳芳推出专辑《坏女孩》,而她这种坏坏的装扮也掀起一股风潮,女孩开始跟风烟燻妆。后来日风吹起,女孩们学起松岛菜菜子的可爱装扮,蓬鬆的头髮圆圆的大眼睛。2000年韩流席捲全球,八十年代的裸妆重返时尚界。时尚走得快去得快,走了又回来。活了半个世纪,刘俞讌一度和其他年轻人一样,每天都在跟风,总是要走在流行的最尖端,脑袋里资讯的更新更是要快,只因为她是马来西亚美甲与彩妆协会的主席,也是Y Snow Beauty的创办人兼校长,以及马来西亚人力资源部技职发展部的教练。身兼数项重任的她,是在15岁那年辍学投入美容业开始其美容生涯,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她却凭着个人努力成了大马首席彩妆师。裸妆是看起来没有化过妆的妆裸容,似乎没有着妆的痕迹,却看起来比平日还要精緻很多。它强调五官立体化但是粉底要轻薄,用自然浅色的粉液轻轻刷在眉毛的尾部,按照原有的眉形轻轻描画。韩风吹啊吹地放纵,楚楚可怜的装扮是近代的流行元素。眼妆把女性的双眼打扮得如同日本漫画少女的双眼,双眼皮贴两三层拉长眼睛。“现在的少女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腼腆并拒绝化妆。若你要帮她化妆,她高兴都来不及,很少会拒绝你。”化妆后才出门似乎成了一种礼仪、一种礼貌。刘俞讌认为,年轻人化妆如今已是见惯不怪的现象,市场上的化妆品很多,价钱也不贵。只要上一两堂课程,几乎就可以化个人模人样的妆了。微整容科技发达成功率高“他们甚至上网看视频教学就可以了,要化妆容易得很。一支口红二三十令吉就可以买到品质不错的,而且每支可以用上至少半年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世上早已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化妆带给人们的不只是艳丽的外观,同时也促使个人的自信增加。“有些人没打理自己,然后口口声声说自然就好,并抗拒化妆和微整(微型整容)。告诉你,天底下没有人是不喜欢被讚美的,而这些人通常也是缺乏自信的一群,所以他们就随便编个理由来掩饰自己的自卑感。”她认为,打理自己不一定要浓妆艳抹,因为这样的上妆和卸妆会很累,化妆最重要的是简单就好,将自己佔优势的部位凸显出来。俞讌的思想新颖,她鼓励年轻人化妆,无论是男是女,因为遮瑕并没有错。若是有人想要整容,她也不反对,但她说,在选择医生的时候要精明,现今的微整容科技发达,成功率都相当高且副作用少。“我听过一种到韩国玩一个星期的旅行团,旅游、住宿、食物、交通甚至整容全都包在内。游客整容后两天内就可消肿,然后就可以用全新的面貌在首尔街头购物。神奇得很!”鼓励儿子化妆刘俞讌说,她身旁也有不少男性对微整特别感兴趣。“有些长得很帅,整体外貌已经很不错了,却一直嚷着说不够。”她披露,日本的男性似乎都有上妆,地铁上个个拿着化妆器材补妆,完全不避忌。她也建议男性在出门前涂上一层BB霜以遮瑕,上妆的男性并不意味着他是娘娘腔,而是证明他懂得打理自己,对俞讌来说,化妆可为男性加分,她也鼓励自己的儿子对仪容方面加以关注。“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对美这东西就有着一种严格的追求吧,所以我的要求自然会比较高。”许多人冲着韩国偶像到当地旅行,期待在韩国街头碰到长得像韩星宋仲基或李敏镐的韩国人,以便来一场美丽的邂逅。岂料,他们回国后多说,韩国人确实很会打扮,但他们的长相和荧幕上看到的韩星相差甚远。“那些明星多是有微整或是上妆的。我们荧幕上看不到,即便演唱会上也很难看得出来。对我们行内人来说,很显然的,他们都是靠微整和化妆来增加颜值。”投入教学到深夜刘俞讌说,年轻一代因为性子太急,手艺还未完全掌握好,便急着要出人头地。“他们好像什幺都要快。还没学会这个就要学那个。就说画眉好了,我们画眉最重要的是要对称,而且眉形要画得好画得细緻。有些学生还没将眉画得对称,他们就告诉你说已经会了,要你教他别的。我听了都快晕过去。我们早年学画眉要两三天呢!”当然,在她的学徒里,也有很多是很优秀及很用心的,就算已付出许多的时间和精力,仍旧咬牙学。“美容学院的基础班是由老师教,我通常只负责高等班的教学工作。我曾经因为太过投入教导工作,直到凌晨深夜都还没放学生走。”俞讌在这门美的行业里是一个成功人士,但她从未让自己停止学习,反而是披星戴月地让自己进步。2003年,她只身前往英国学习美甲,在3间不同的学院考了十三张文凭回来。“那时候,我看到美甲风气开始流行,于是到国外进修,回国后把美甲概念散播出去。”开彩妆店设美容学院15岁那年,刘俞讌因为家境贫困,决定放弃当时的学业。她是家里最大的孩子,看到父母生活艰难,于是决定辍学出外赚取外快。“那个年代,美容风气刚刚流行,女人上美容院洗脸、挤黑头,甚至上妆等。过去,类似的情况很罕见,即便是新娘出嫁的时候,人们也都只是请个大家姐来到现场替新娘搽水粉或做个简单的新娘头。美容风吹起以后,年纪轻轻的刘俞讌开始接触美容直销公司,并存了些钱以便上课学艺。当时,她一边上课一边上门工作,生活好不忙碌。上门帮人化妆的时候,她常一个人背着大包小包的化妆袋到处走,从早到晚伴随新娘进进出出,帮新娘补妆。一天得跑上两三个场合,相当辛苦。后来存了些钱,九十年代,她开了自己的美容彩妆店,不久又设立了自己的美容学院。她自称学习全是因为对美学的热爱和兴趣,所以才会坚持三十多年.。“若只是抱着赚钱的心态,你不可能做得长久。因为它是一门技术,我们需要慢工出细货地完成。”从事彩妆业逾30年刘俞讌认为,美容彩妆的行业不能单单只是靠着技术,而是需要具有生意头脑和沟通能力,方能在这个领域扎根出位。“现在的经济不景气,年轻人要找吃绝对不容易。你总要在某方面比别人好一些,才能够在这个战场上倖存。我明白年轻一辈都希望自己当老闆,家里有些成本的就可以开店,但是技术和运营不到位,很多时候都会被迫关闭。单靠技术却没有生意点子,同样也无法完善经营彩妆事业。”常常有年轻人的家长问俞讌,究竟彩妆行业是否可以找吃。“我对他们说,我本身都做了三十多年,你说呢?当然可以啊,但你需要去经历前段时期的心酸和辛苦,熬过了就可以。每个行业都可以赚钱,最重要的是在于你有多刻苦,意志力有多强大。”邻家小妹成名彩妆师对刘俞讌来说,爱美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对自己负责的表现。从单纯爱美到当彩妆师,心境的转变自然有。两者之间的结合和链接,也为她创造了别具一格的感动。爱美靠的是心思,爱美的事业考的却是头脑、热情和对潮流的崇拜。今天,我们眼前髮色大胆过人的俞讌,三十多年前也不过是个仪容普通的邻家小妹,而这个在工厂打工存钱的小妹,三十多年后竟是马来西亚首席彩妆师,靠的是毅力并非幸运。俞讌教会我们两件事情。如果你今天是爱美的,就将自己打扮得美美,千万不要过分在意别人眼光。如果你今天对美容事业有疑问,俞讌的见证也算是一个答案吧。‧2017.02.16

上一篇:
下一篇: